勞動關係還是勞務關係,不是一紙協議説了算

應根據雙方實際情況綜合判斷,只要滿足三個條件,就可以認定勞動關係

閲讀提示

農民工與企業簽訂了勞務協議,而非勞動合同,那麼,雙方就是勞務關係,而非勞動關係嗎?近日,一名農民工在遭遇工傷後進行維權時,就面臨着這樣的難題,而不同的關係也意味着維權結果不同。

專家表示,雙方屬於什麼關係,不是一紙勞務協議説了算,而要以實質關係為準。

農民工和企業簽了勞務協議,在農民工受傷後,如果主張雙方是勞動關係,該如何判斷雙方之間的關係呢?

近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北京二中院)在審理類似案件時認為,民事法律關係的性質不能僅依據雙方的約定來確定,而應根據雙方的實際情況綜合認定。

派送員工作中受傷,仲裁與一審均判定不存在勞動關係

今年43歲的邱某老家在山西省洪洞縣,於2018年7月20日入職北京一家人力資源公司(以下簡稱人力資源公司)。雙方簽訂勞務協議書後,邱某被安排到每日優鮮公司擔任派送員。

2018年8月6日,邱某在北京首都國際機場生活區東平裏附近送貨時與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經過交警認定對方負全責,但邱某因脛骨骨折住院54天。出院後,邱某一直休養未再上班。

邱某認為,他的事故傷害已經構成工傷,但由於人力資源公司未給他繳納工傷保險,無法享受工傷保險待遇。於是在2019年5月17日,他向北京市西城區仲裁委申請勞動仲裁,要求確認其與人力資源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係。

此後,北京市西城區仲裁委作出仲裁裁決,認定人力資源公司與邱某在2018年7月20日至2019年5月17日期間不存在勞動關係。邱某不服仲裁裁決,向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在庭審中,人力資源公司辯稱,雙方已簽訂《勞務合作協議》,明確約定雙方系“勞務合作關係”,雙方不存在建立勞動關係的合意;其次,人力資源公司業務內容不涉及每日優鮮的配送工作;再次,邱某獨立完成工作,其不受公司內部各項規章制度的約束,而是受站長管理,雙方處在同等地位。

今年4月,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審理時認為,邱某與人力資源公司簽訂的勞務協議並不具備勞動合同的特徵,無法證明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係。於是,該院判決雙方不存在勞動關係。

到底是什麼關係,要以雙方之間實質關係為準

邱某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二中院提起上訴。

今年9月,北京市二中院在審理該案時查明,人力資源公司與每日優鮮公司通過訂立書面合同約定,人力資源公司為每日優鮮公司提供物流配送、倉儲管理和打包等服務。

上述協議內容表明,為每日優鮮公司提供物流配送和倉儲管理等服務,已經成為人力資源公司正在開展經營的一項業務,人力資源公司為了履行其與每日優鮮公司簽訂的上述外包合同,將邱某安排至每日優鮮公司進行工作。

此外,人力資源公司與邱某在書面條款中明確約定,邱某應當根據人力資源公司或其合作伙伴的安排及要求完成相關服務,並遵守人力資源公司及其合作伙伴的其他服務條款與規則。

兩家公司在外包服務合同中亦約定,每日優鮮公司應當為人力資源公司的員工提供工作場所、相關作業的標準流程、作業技巧、考核標準及服務規範,雙方還約定每日優鮮公司有權要求人力資源公司對其員工進行相應的培訓教育,要求人力資源公司員工按照每日優鮮公司的操作規範作業。

北京市二中院認為,以上合同與協議的內容均表明,邱某從事的工作需要遵守人力資源公司與每日優鮮公司的服務條款及規則,並且邱某從事的工作正是人力資源公司對每日優鮮公司提供的一項業務服務的組成部分。

此外,人力資源公司分別於2018年8月14日及2018年9月18日按期向邱某轉賬支付了對應的勞動報酬,雙方亦均具有建立勞動關係的主體資格。綜合上述情況,人力資源公司與邱某之間的法律關係已經符合勞動關係的條件。

於是,該院撤銷一審判決,確認人力資源公司與邱某自2018年7月20日至2019年5月17日期間存在勞動關係。

針對此案,中央財經大學教授、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研究中心主任沈建峯對記者表示,用人單位與勞動者之間是勞動關係還是勞務關係,不是一紙勞務協議説了算,而是以雙方之間實質的關係為準。

沈建峯表示,只要符合三個條件,即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適用於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那麼雙方之間就是勞動關係。